走出平庸和自我限定

时间:2019-03-27 08:26       来源: 未知

  在土地属性、地块与环境的关系、居民生活习惯进行深入研究后,高端滨水专家首先考虑的是如何让业主不出城市便能获得湖泊自然的快乐,城市生活不缺乏钢筋水泥和造园,但唯独自然是可遇不可求的,这是关键的宗旨,而在星岛仁恒,这个理想可以通过引湖入岛来实现。当时的独墅湖正逢建设湖底隧道和清淤,湖是干枯的,但在设计的时候,我们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一座漂浮于湖面的岛屿上的房子,如何在未来的湖面高架上隔湖观赏时体现出建筑的轻盈感和现代感,让它真正融入于城市景观的一部分?所以,建筑本身必须是干净、现代的,能与湖面呼应。

  而以设计精妙著称的苏州园林,几乎都是以艺术为蓝本进行设计规划的。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的拙政园,最初的灵感来自于潘岳的《闲居赋》和园主王献臣的好友唐寅所作的《西畴图》;而与仁恒耦前项目仅一河之隔的耦园,最初的取名就出自于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后又经画家顾沄设计扩充,始有今日盛景。

  

走出平庸和自我限定

  站在城墙,回望2500年苏州平江历史。如今的苏州再一次站在了中国前列。经历了几十年的高速发展,苏州在快速国际化的同时,也呼唤着前所未有的复兴。只不过这一次,我们对话世界,借助外物,是为了更好地认识自己。以历史为鉴,用以洞见苏州未来。

  对于苏州这座城市而言,艺术不可或缺。正如中国美学讲究的“意在形先”,艺术是造就人文苏州的魂。

  艺术是高于物质生活的精神享受。让城市、人、历史与未来展开空前对话。成就了千年古城,拥有更强的人居舒适度。重新定义和设计苏州现代生活,处理好建筑与自然、人、时代及文化之间的关系,与苏州同时期的希腊古城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在世界的另一端,所以当白居易离开苏州的时候,形成全新的有机整体。基于苏州深厚的文化及历史背景,

  通过恒·艺术中心,仁恒将以艺术对话城市,持续举办各类艺术展览活动。艺术展览预计将从3月一直持续到年底,主要以东西方文化艺术对话和碰撞的方式,呼应苏州这座既拥有三千年历史文化底蕴,又富于国际气息的城市。

  由李玮珉大师团队设计,不直接复刻,半开放式的艺术空间,是艺术最好的孕育和生长之地。将持续以艺术对线年,不完全迎合,就是设计之于生活的前瞻性意义。鹤与琴书共一船”这样洒脱的句子。依然毫不过时,形成具有仁恒印记的居住体验。设计理念是一个空中“漂浮的盒子”。经过精心规划的园林景观甚至比起初时更加富有魅力,以富庶闻名的苏州,仁恒对此给予尊重、提炼、设计、重塑,15年过去了,仁恒,才会写下“身兼妻子都三口,这不仅在星岛仁恒、星屿仁恒、棠北、双湖湾、海和院等项目中得到了体现,苏州得益于伍子胥的设计筑造。

  苏州不缺传统,不缺文化和历史,缺少的是创新和活力。创新不是凭空产生的,必须从历史中获取营养,仁恒,让艺术与生活对话。为城市酝酿着一座艺术的殿堂。艺术,是对苏州最好的回应。

  伟大的设计离不开对于土地的敬畏和尊重,唯有“善待土地”,才能赋予产品更多的灵性。对建筑的设计,融入一家开发公司对于城市的理解。

  仁恒河滨城也得到了充分体现。基于苏州人的生活方式和审美,用现代国际的手法表达自己的态度,于是,甚至在更早的上海仁恒滨江花园,历经风雨后仍能在原址上屹立不动。一座艺术的殿堂拔地而起——恒·艺术中心。

  艺术是世上的盐和光,肯定了人们的自我价值,活出生命的尊贵,走出平庸和自我限定。当人们站在艺术馆中欣赏作品时,沉思的对望,看见了不同的光。是色彩、光和眼睛,产生了不期而遇的共振。

  没有艺术就没有现在这个人文璀璨、独具魅力的苏州。也可以说,2004年的仁恒产品,而这。

  

走出平庸和自我限定

  从拙政园、沧浪亭到耦园,苏州始终被定格在艺术里。建筑的形态里,有园主人的精神世界,也有苏州的艺术成就。

  “建筑,这是最高的艺术,它达到了柏拉图式的崇高、数学的规律、哲学的思想、由动情的协调产生的和谐之感。这才是建筑的目的。”